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
来源:做视频网      作者: Fairytale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4-16 14:14:43       关注: 590

杜琪峰导演御用剪辑指导大卫·李察森(David Richardson),曾六度提名金马奖最佳剪辑,并以《大事件》、《树大招风》两次夺得奖项。他将以「银河映像」电影作品《毒战》、《树大招风》为例,真实还原从最初设定至最终成品的实务历程。

8d13fe75c6db676d3792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
地点:三创生活园区
讲者:大卫·李察森
讲题: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
文字记录:江雨蓉

今天我要跟大家谈的是剪辑,使用的是Avid Media Composer这个软件,这是我自己喜欢用的剪接软件。首先我想要问大家:「剪辑」是在做什么呢?剪辑只是剪掉多余的、拍坏的片段吗?很多人都会说我们只是在操作Final Cut Pro的那个人,但事实上我们做得更多,所以今天就来谈谈电影剪辑师都在做什么。

我从事剪辑这个工作已经很久了,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,这是很久之前我亲身经历的事情,当时还在拍16mm的胶片,我的工作是把声音跟影像同步接轨,后来遇到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的电影胶片受损了,所以那天制片来找我,他非常非常地急,因为他要知道受损程度多严重、有没有补救方式,当时大家非常慌乱,我当时也很年轻,我跟他们说16mm胶片非常地小,一定要花时间把它一格格放大才能确认画面,要理出一个头绪非常困难,当时那位制片告诉我他可以帮上忙,他就开始把胶片找出来跟我一起做声音的接轨。他是制片,却做了这个事情。

在座有多少制片有这样的能力呢?这就是我要强调的重点,其实师徒制度已经不见了,过去很多人来到剪接室,不管是制片还是导演,他们要学所有的片场技巧,而这些一切都跟剪辑有关,因为最后的工作都会落在我的手中,所以大家应该要了解到剪辑的技巧,你们才能知道你的工作到底牵涉了什么。

让我们回到1910年,格里菲斯是一名电影导演,也是剪辑之父,他算是第一个创造出剪辑过程的人,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当时胶卷太短了,能够拍的只有短片,所以他就开始想要怎么把两个不同的电影胶卷结合在一起,这是他当时的挑战,也是为什么他发明了剪辑。接着他开始做了很多实验,其中一个是把胶片的最后一幕,在拍摄时用同样的镜头和角度做跳剪,但往往这样跳剪感觉很不连续,像是把故事的节奏打断一样。通过持续地实验,他也发现如何从远景跳接到近景,让叙事保持一贯性。

7886c21746b2ff32deb7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
剪辑是一个创意的抉择

剪辑从原本只是一件产出电影必须做的事情,变成一个创意的抉择,也就是说并不是只有一种选择,而是可以在很多不同角度的拍摄画面下,选择想用的片段,但除了技术层面之外,还有另外一面是我等会儿会跟大家分享的。

接下来我们要谈的是:什么是电影剪辑?我们来听听电影大师希区柯克对剪辑的看法,希区柯克说:「简单来说,电影就是把不同的图像排列并置,很多人认为剪接就是把人跟景做切换去说故事,就像格里菲斯当初所说的,但是对我来说,其实更深刻。」所以希区柯克告诉我们,剪接绝对不是把影像跟影像连在一起而已,今天我们会跟大家谈更多这方面的细节。

我们知道每个人的工作方式是不一样的,但我们现在讲的是典型的、一般的作法,但没有任何一部电影是跟另一部电影一样的,我会说剪辑是一个终身的学习过程,我参与到每一部新电影就会学到新的东西,甚至会发现过去认为不奏效的东西在之后是可以用的,我已经做了30年的剪辑,也从事声音指导的工作,我发现「经验」在这个领域非常地珍贵,不幸的是,现在剪辑已经变成一个年轻人的工作了。

大家知道需要花大量时间坐在电脑荧幕前,它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工作,很多人没有办法长期坐在电脑荧幕前,我们失去了很多经验丰富的剪辑师,主要是因为电脑的问题。过去剪辑师体力都非常的好,因为他们要常常动来动去,但现在你必须坐在电脑前面,所以对专注力跟职业寿命来说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。我们的工作远离了镁光灯,旁观者一定会觉得非常枯燥,但你在从事剪辑这件事情的时候,其实一点都不枯燥,它非常耗时、常常熬夜,对人际关系很有杀伤力,也得牺牲很多私人生活。

我们之前遇到的挑战是,导演往往想得很快速,但剪辑师没有办法这么即时地反应。不久前有一位导演跟我说:「你去做那个孤单的工作,等你做完再来找我好了。」其实当下我非常开心,因为对我来说最好的工作时间就是晚上挑灯夜战,自己一个人不受电话打扰,这时候创造力会源源不绝,让我不会想停下脚步,因为一旦停下节奏就会被打坏。

通常有制作方跟我接触时,我会先问导演是谁?有没有剧本?如果可以拿到剧本先看过,会比较清楚这个电影包含了什么。评估电影企划是很不容易的,剪辑师的一个关键任务是监督这部分的后制,但如果不了解剧本,我又该怎么告诉你需要多少工作人员和时间?这些都是很关键的问题。而预估的拍摄日程和实际执行也常会有落差,依据天数长短报价也不同。在亚洲电影制作预算,多半以包案方式进行,所以报价的时候需要先高估,因为通常最终耗费的心力会比原本预设的要多得多。

我们是技术人员,所以我在案子刚开始问的都是跟技术有关的问题,例如用什么样的摄影机、有几台机器拍摄等,在数字时代我们有这么多选择,这些信息会影响我们怎么样做后制,还有安排后制流程,所以有些技术问题必须要在拍摄之前先处理,不要让这些问题影响到后面的工作。像GoPro或DJI这样的无人机,其实在后期处理上都有相当困难,若你有16个小时无人机的素材,技术上真的很不好处理,这样的信息就必须在一开始先了解,我们才能做好准备、知道素材进来之后要如何处理。

Steenbeck是剪辑的机器,在欧洲跟好莱坞都蛮普及的, CMX系统是第一个非线性剪辑系统,用来剪录影带的。接着是D1剪辑系统,它是第一个数字的非线性剪辑系统。Avid的技术大概是在1990年代早期所开发出来的,我想大家也可能在Avid系统剪辑室里工作过,你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做剪辑,这也是一般好莱坞作法,但我比较习惯在自己的空间里,用自己的笔记本和第二屏幕来做剪辑,其实不需要太多设备就可以做剪辑。Lightworks是另一个非线性剪辑系统,这也是在好莱坞里面蛮常用的,其实看起来都还蛮像、格式也都还蛮类似的。最后我们讲到Final Cut,它让业界发生了革命,因为非常便宜,即便现在已经更新到了Final Cut Pro X,还是很多人坚持使用Final Cut 7来剪片。

e78307f265a807fea386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
不一定要有最新的工具才能成为优秀的剪辑师

所以工具的本质是什么?不一定要有最新的工具才能成为优秀的剪辑师,因为它只是个工具,重点还是在于剪接师的技术。很多年轻导演都对4K很感兴趣,也希望能用4K来做剪辑,但那又如何?以前的剪辑可能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播放胶片都有困难,我觉得4K不是剪辑的重点,像素再高也不会让你成为厉害的剪辑师。另外,最近Adobe Premiere Pro(《死侍》、大卫·芬奇的新片都是用这个)也越来越受欢迎,虽然它不是会是我的选择,但我觉得Premiere还不错也可以用。

现在大家对剪辑师的期待也不一样了,会觉得剪辑师除了要知道如何剪,还要懂音乐、还要懂音乐的剪辑,或者也必须要了解CG视效,必须用更好的方式呈现某个镜头剪辑。但看这些影片素材的人,他们现在拥有的知识跟想像力其实跟以前大不相同,大部分的制片不懂这支片子剪出来会是什么样子,他们对这场戏或这个镜头会是什么模样并无概念,好像一定要加音乐才看得懂。或者说绿幕,制片对剪辑过程虽有一些了解,但是我们必须用比较完整的方式来呈现我们剪辑的作品,这跟以前不一样。我一开始做剪辑时,某个镜头没有音乐也可以呈现出来给制片的,制片再去想办法加入好的音乐,因为我若太早把音乐放进去,假使那段音乐没办法用的话,就没有太大意义。那时制片会说:「不用加音乐,我已经知道你想要呈现的感觉是什么」。

可是现在制片对于影片呈现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概念,我们知道剪辑是后制的第一个环节,还要再加入很多其他的环节才会有最后的成片。所以就剪辑师的工作来说,我觉得比起十五年前要更辛苦,因为我要做更多的事情把镜头呈现出来。电脑当然让剪辑更快速,但节省下来的时间必须要拿来做其他方面的工作,才有办法把这个镜头展示给制片跟导演看。

杜琪峰是我合作多次的导演,非常有才华,技术方面也很卓越。他很懂剪辑,拍摄也非常有效率,不会拍很多的素材,因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,所以跟其他片子相比,剪他的片子是很快速的,要剪辑的素材没那么多。杜琪峰之前跟我说过非常多次,制作电影有三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是写剧本, 第二个阶段是现场的导演,第三个阶段是后期的剪辑,他把这三个阶段分得很清楚,虽然他常常是没有剧本就去拍,不过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杜琪峰是一位很好的导演,因为他给我们很多的空间,其实就把片子交给我,接下来怎么做就是我的事情了。剧本是编剧的事情,他的工作是导演,我的工作是剪辑,他制作的方式就是如此。所以我跟杜琪峰在讨论剪辑工作时,他不会到剪辑室来,我们就是聊一聊,吃个晚餐,有的时候可能会在电脑上看一些素材,但不会把整片看完,只会跳到他比较关注的环节进行讨论,然后他就让我实际去剪辑了。他其实根本不会进剪辑室,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位导演。

ecd0ed413dd156c86788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
电影剪辑的工作流程

就剪辑来讲,它的流程大概是这样,第一个是准备阶段,先整合所有的场次做初剪,接着参考导演版本再去做修剪,然后可能还要再重复修改等等,这个过程历时五个月到一年半都有可能。接下来我们跟着这个流程走,同时也讨论一下里面的过程。初剪,就是要去看每天的毛片,如果说导演他每天拍4个小时毛片,老实说我没办法从头到尾细看,我会快速看过,主要是导演选定的镜头,NG镜头我就不看了,除非技术上有必须看的理由。

为什么要去看毛片呢?就现代剪辑来说,第一个要看的原因跟技术比较有关,以前有底片冲洗实验室的时候,技术品管由实验室掌控,若有焦点问题,冲印实验室会告知导演跟制片,可是现在没有冲印只有档案,档案直接传给DIT。DIT的工作就是快速复制档案,以防毁损或资料问题,再来就是准备离线剪辑(offline editing)素材给剪辑人员,我们用的不是全像素档案,因为档案太大,我们使用压缩档案进行剪辑,比如SD格式的720×576,我们不用4K或8K的素材进行剪辑,这是没必要的。我们也可以了解,在剪辑师开始剪辑前,没有人负责检查这些画面,所以任何画面上的问题,比如对焦、灯光、画面稳定度的问题,事实上都是由我们来通报制片。如果我们不去通报的话,没有人发现,过了五、六天才发现这么大的问题,那可是场大灾难。

现在技术上的问题变得愈来愈重要,而且要知道剪辑过程中,除了技术部份,我们还有创意部分,也就是快速检视你有什么元素?当我去看毛片的时候,我想要知道目前为止我们有哪些画面?哪些是可以用的素材?此时还没有开始剪跟接,这是非常重要的程序。不少年轻剪辑师很快地就开始剪,完全没有检查、没有把素材全面看过一遍,你一定要全部看过一遍才来设想如何编辑,这非常重要。

我们通常有两种工作方式,除了要看场次结构与每格画面,同时也要看整体故事结构,并不只是一幕当中的不同画面,所以我们有两个部份要兼顾。当开始工作时,先聚焦在内部场次结构,也就是昨天他们拍的某一场戏,不去想故事其他部分,当然我们了解剧本主要走向,但我们还没有完整的概念,所以初剪时,我告诉我自己,不要太局限某个戏中到底情感是不是够丰富?它比较是一个故事阶段,就是无缝地把画面接在一起,不要过度担心情感的细节与故事部分。而且在初剪时,我们希望能够做的一点是把已经拍好的这些画面做一个纪录,它完全跟我心目中的理想无关,也许里面有一些画面我根本不喜欢,但这是初剪,不是我的版本,这很重要。

8b1c5d7dccb9460ed17e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《毒战》剧照

借由跳跃剪接,浓缩一个人的人生经验

我们知道在现实生活中,其实没有所谓的「剪接」。你每天早上起床吃早餐、洗澡、去办公室喝咖啡,我们没有任何的剪接。但如果电影用这种说故事的方式,那就一点都不好看,它会变得非常冗长,而且也不需要剪辑师,所以剪辑工作要做的就是要借由跳跃剪接,浓缩一个人的人生经验,我们可以说是「时间的剪接师」。有点像是看球赛的精华片段,你可以慢慢地看完整场球赛,或是看精华片段。所以当我们在说故事,就是把故事精华说出来,这个角色一天中发生的其他事情,如果对故事本身推进没有意义,就把它剪掉。儘管我们有剧本做引导,但剪接时也要有一个这样的认识,要知道怎么样用最好的方式把精华说出来。

我们再来听希区柯克先生怎么说:「我们常说『剪片』,但它并非真的是剪片,因为剪片代表我们要裁掉一些东西。我觉得更好的一个说法是『组合』。比如说我们能够把东西拼出来,然后集结成一个完整的画面;或是『蒙太奇』,把不同画面集结在一起,然后快速地在眼前呈现,创造出一个意念」。

所以我想向大家指出,剪辑就是要创造一个意念。影片当中有很多呈现的意念,并没有所谓对的方式,你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表现,可能要看是什么类型的片子,也要看导演的意图,没有正确的方法。我们可以把它看成一种拼图,而拼图很特别的一点是,它也许最终是一个完整的画面,但天空是蓝还是绿,这些细节都可以重塑;这个人物与另一个人物的对比要怎么呈现,这些都可以由你来决定。

所以它的可能性是无限的,剧情片最好的剪辑是「隐形的剪辑」。什么是隐形剪辑?也就是你不会因为看一场戏而对故事分心,如果对故事分心,这往往代表的是画面不够顺畅,观众会分心。所以看电影的时候,聚焦在哪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剪辑不够平顺让观众分心的话,就会影响到故事的情感,所以一定要非常强调这点,当你在初剪的时候,让它尽量看起来非常顺畅,之后我们可以再做情感上面的操作和调整。

初剪部份我们已经看了毛片,接下来要怎么做呢?大家会得到几个不同镜头、不同角度,我们可以把两个在不同时间拍摄的画面放在同一个轴线上来看,初剪也就是从这里开始。

情感上的连结容许我们打破规则

我想跟大家提一位很有名的剪辑大师华特•莫屈,在我准备今天演讲之前我特别看了华特•莫屈先前说过的话,很多话我自己都没有听过,不知道有些话原来大师已经说过了,但很有趣的是他说的话都跟我自己的想法非常类似。华特•莫屈是奥斯卡得主,是电影《现代启示录》、《教父》、《英国病人》的剪辑师,他自己很喜欢分析剪辑,也写过《剪接的法则》,我非常推荐想要了解剪辑的人去看这本书,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图表是剪辑的六大原则,在剪辑过程当中我们要不断的去思考这几个元素,从这个图表中,大家可以看到他认为「情感」是最重要的。

华特•莫屈说剪辑的六个要素分别是情感、故事、节奏、视觉动线、拍摄轴线、三度空间连续性,待会儿我也会跟大家一一介绍这六个原则。但是我们要记得,规则是要用来打破的,很多好电影事实上都打破了过去的规则,这边提到最重要的原则是「情感」,所以我也要提醒大家情感是要凌驾在剪辑技术之上的,让观众对于某场戏、某个片段有情感的投入非常重要,情感占了51%是最关键的要素,情感上的连结容许我们打破规则。

画面顺畅、目标明确,观众能一目了然

首先我们要问自己,这场戏存在的目的是什么?想让观众了解的是什么?这必须是首要考量,才可以连结到下一场戏,把这样的意念放进脑海里后再开始进行剪辑,并试着去强化这一块,这非常重要。假设某场戏完全没有用途,它为什么会写在剧本上面?它一定有原因,但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原因就把这场戏拿掉吧!我常常提到初剪应该要从技术的层面开始看,也就是格里菲斯曾经说过的原理:「首先要让画面看起来顺畅、目标明确,使观众能一目了然。」另外我们也会对拍摄素材进行细部检查,因为有时也许能在看似拍坏的部份找到有趣的元素。就算你没有放进初剪里,还是要知道你有着怎么样的素材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某些元素之后可能会有用。

我想举一个例子,两天前我试着把一个故事线上的两场戏对调,当时我觉得在新的结构上面这么安排是恰当的,可是两场戏间的转场做得并不好,因为原本故事顺序并不是这样的,所以我需要一个转场画面。后来我发现在另外一场戏某个没有被放入的镜头,它竟然可以连接起两个画面,这就是我要找的镜头!所以当你在检查大量毛片时,其实做的就是整理,会让你之后在阐述故事上有很大的帮助,因为可以即时在你的脑海当中找到有用的画面。

接下来,我要给大家看的是一段影片的初剪,这并不是我做的案子,但我想让大家看看这段对话。

 

这是一个蛮典型的初剪,我们可以看到某些时候连贯性并不是那么好,不过跟大家讲一个秘密,这个片段是人工智慧(AI, Artificial Intelligence)剪出来的初剪,所以各位觉得你们的工作不会受到威胁吗?似乎并不是如此。这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计划,用人工智慧来分析场次、镜头,主要是用对话的转译跟剧本连结。

这个做法是用电影语言来铺陈叙事,比如说从一个远景开始建立场次和故事,再用特写来强化情感的表达,也用声音和语言的标签来做分析,看看剧本里面有什么元素,然后把每一个镜头跟对话比对、结合剧本,再提供给使用者做剪辑,这样的安排方式可以节省很多时间,最厉害的是可以用电影语言来做人工智慧的剪辑,比如这里有一个跳剪,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序列,我们就可以汇入一个电影语汇让电脑知道我们比较想要怎样的镜头,甚至剪辑节奏的调整也能这么做。

这些其实就是剪辑师在初剪遵循的一些规则,例如电影开始大多会先从远景开始,这样的程式就是用剪辑原则来模拟剪辑师的作法,而它目前也仅限于对话片段。我们在思考电脑怎么运作的同时,其实也是我们剪辑师平常在工作的过程,就像我们会去观察景框大小、角色在画面中的占比,我们也会分析演员表演的节奏或张力,这都是我们在初剪时在意的元素,当中的过程是相当复杂的。

但这个程式所做出的决策来说其实是很有限的,它受到算法或语汇所限制,可是我们实际在做剪辑的时候我们不会只顾虑到原则,比如说在剪某一场戏的时候,剪辑师得整合千百个动作和想法,可能是角色的动作、连贯性好不好、声音有没有同步等等,但我想未来人工智慧也许会成为剪辑工作的一环,事实上这个实验是Adobe Premiere所委托的,我想未来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工具,但是电脑不善于解读情感,而情感恰恰是剪辑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。

接下来我们讲几个剪辑要点,第一个我们要讲到注意力的焦点,很多镜头有时候很短呢?这其实是动作片导演常用的方法,他们在拍摄的时候会让我们觉得焦点不是在整帧,而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这是快速剪辑经常使用的技巧,因为你必须在动作的过程中快速切换观众的注意力。

事实上我在做案子的时候常常碰一个问题,很多人会觉得拍数字成本很低,想拍什么都可以,现在的导演分成两种,一种是资料搜集型的导演,另一种叫做剪辑型的导演,前者往往是大拍特拍,后期再来解决素材;后者则是知道自己要什么,会在拍摄过程中加入剪辑思维。我认为不应该毫无目的地拍,再把问题丢给剪辑解决,拍摄的时候就应该要先想好,如果导演不把好的镜头给我,我也没有办法剪出好的作品,因为我无法改变你原本就没有拍好的镜头,比如说一个远景,它在轴线的另一边,你要如何打破这个轴线呢?你必须拍一个设计过的镜头,好让我把画面通过剪辑移动到轴线的另外一侧。一次要处理三个人的画面非常困难,而杜琪峰,他因为了解「轴线」的概念,所以给了我一个从后面拍过来的画面,因为这个画面它在轴线上是中立的,从这颗镜头来看我就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走,接下来这两个画面是在同一个时间拍的,但两台摄影机却负责了不同的轴线,在剪辑的过程中我就可以随机运用这两个画面,以上就是导演在拍摄时有想到剪辑的例子,我不是说导演不可以交叉轴线,而是说你在拍摄时需要给我可用的镜头,剪辑时才不会让观众出戏。

接下来呢,我们来看看插入剪接,在数字时代我们遇到的问题是,一方面希望拍特写,却又同时把两个摄影机并列,这时候就非常难做剪辑,大脑在处理两个相似画面的时候,就会觉得有点卡卡的,同样的两个镜头在剪辑点我们能运用动作来接合,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。

假设每一场戏、画面都经过深思熟虑的拍摄,当然不需要用动作来隐藏画面接合不顺畅的部分,这是在剪辑的时候会遇到的挑战,动作的连续性往往在初剪时会花费最多时间,怎么样把整个片子在初剪的时候从头到尾接顺,也能把故事做初步呈现。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在初剪后再剪时,时间其实被压缩了很多,这个影片事实上不够连贯,反而原本的剪法是比较连贯的,所以在调整的时候我们会为了情感而选择后面这个镜头。

dc562d8c2ac4ba06ace9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《毒战》剧照

借由剪辑的方式来解决有问题的部分

我们也知道在制作的时候可能会有很多的缺失,这时候就要靠剪辑来解决拍摄时所遇到的问题,剪辑师要想办法截长补短,把拍摄时的疏失一一解决,例如灯光、天气、演员的问题,有太多太多,这些都有可能会发生,就看剪辑师要怎么解决。

另外我想提醒一点,「反应镜头」是我们在剪辑时可以运用的资源,我们再次请希区柯克先生来告诉大家。希区柯克:「第三个方式是所谓纯粹的影片呈现,也就是同一个画面可借由反应来呈现不同的故事,大家看这个特写,男人看到一个女士抱着一个小孩,反应镜头是他微微地笑了,所以我们会感觉到他是一个很友善、有同理心的老人,但是现在我们把抱着小孩的女士画面拿掉,插入一个女孩穿着清凉的画面,男人看着这个画面微微地笑了,他马上变成了一个糟老头。」

剪辑过程绝不是一次做好,需要不断修正、不断调整,所以大家不要认为第一次一定要做到完美,此外编辑时也要跟电影脉络有关。电影拍摄不会完全按照剧本,可能因为预算、时程有所变动,所以当剪接时,要如何评估这场戏需要的情感?如果我没有看之后的画面,往往做不到。在整个剪辑过程,你可能要一直来来回回做调整,一直到影片完整呈现,才可以开始做一些微调,所以你要耐心等待,不需要折磨自己尝试各种剪辑方法,最后看到整个影片再来做这件事情。

我们来到第二稿剪辑,要做导演版本。我所做的很多电影当中,除了导演版本还有我自己的版本,是因为我在业界很久了,才有这样的机会,很多导演对我非常信任,所以才可以有我的版本。刚提到初剪不是我的版本,它只是记录,然后在初剪过程当中,我的脑海里产生很多创意跟想法,我需要把初剪给导演或制片看过。

跟导演合作时,一定要建立深厚的信任,初剪是影片的纪录,如果你自己开始剪的话,也许导演会觉得他很喜欢的部份怎么剪掉了?马上就会产生不信任感。所以跟导演合作时,要能够得到他的信任,对年轻剪辑师来讲,绝对不要轻易把初剪任何东西剪掉,要有人看过之后,你才提出建议,尽管你往往是正确的,但不可以视为理所当然。剪辑跟实际片场很不一样,片场上导演是主宰一切的人,但在剪辑室导演跟你像是合作伙伴,有的时候你年纪很轻,你可能会怀疑真的可以这样吗?但我年龄比较大,我觉得导演跟我是对等的,他不是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人。我觉得剪辑室是非常亲密的空间,看到所拍摄的素材也许有些缺点,要想办法解决,如果不能解决就要重拍,重拍是所有人最不想看到的结果,我们两个人要想办法解决一切,借由剪辑的方式来解决有问题的部分。

导演有时看到初剪会大吃一惊,世界上没有一个导演对于拍摄素材感到满意,所以这个过程是蛮有压力,导演觉得怎么会拍了这些?这演员演得不怎么样。所以你要缓和情绪,让他知道初剪只是目前所有的素材。身为剪辑师必须仔细聆听导演想要的结果是什么,也要了解他对于这部电影的想法。

第二阶段剪辑与人物有关,这个人物在这场戏要传达的感觉是什么?也许那天这个演员非常紧张,所以你要仔细聆听导演告诉你什么,特别是整部电影的感觉与基调。我自己也碰过好几次,我们跟导演在看初剪,导演讲说这个镜头花了四个小时才拍到,但重点是真的需要这个镜头吗?在制作时大家会非常执着于拍一个镜头有多辛苦,但电影是要给观众看的,所以即便花了很长时间拍摄,如果是不必要的就要剪掉。这时剪辑师就是中介者,我不会直接跟导演说这个镜头要拿掉,必须很委婉地处理这件事情,而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当一个仲裁者。剪辑师要提供一些额外的解决方案,帮助导演讲故事,有的时候导演想要做一件事情,但现有素材做不到的话,就要建议替代方案来达成同样的感觉或目标。

思考是工作过程很重要的一部分,思考不一定要在剪辑室,有时候走路回家、吃晚餐时会有好灵感,离开电脑去思考所有戏的画面,是蛮有帮助的方法。当然制作也是很关键的,跟导演讨论也很好,两人一起分析、一起去想到替代方案来解决碰到的问题,讨论不同的作法,比如这个画面放到这个地方来,或许会有新的想法,所以合作是非常重要的。

剪辑的力量,如何改变一场戏的感受

接下来我们谈到情感层面,在这个过程当中,不是独立思考每一个环节,而是就整体来看,只是说我们现在更看重情感元素。在节奏方面,我们也稍微来谈一下。我想要跟大家讲两个元素,眨眼很有趣。华特•莫屈书里有一个理论,谈到眨眼很像是想一件事情想完了一样,所以我常常用眨眼来剪辑。在节奏方面,我们必须给观众一点时间吸收信息,眨眼是一个蛮好的剪接点。但未必是影片中这个时间点,因为这个是在影片中人物眨眼时剪掉,而不是眨眼前或后。

我们专注在整体故事、架构,把电影当成一部完整的片来看,再来聚焦很重要的环节。怎么讲故事?而且有效率地讲故事?时间轴上的每一个镜头都要让故事推进,如果没有办法推进故事,它就是不必要的镜头,就要被剪掉。其实剪辑师就是在剪辑时间,虽然在剪辑时间,但我希望剪辑方式是让观众觉得舒服的。回到时间这件事,电影通常拍的都太多,因为数字拍摄,还有剧本也愈来愈长,导致现在电影也愈来愈长。在剪辑过程当中,要处理时间的问题,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。导演常常不愿面对,但发行就是想要100分钟的片子,可能最多120分钟,若是大导演可能有办法拍到120分钟;否则的话,电影100分钟就可以了,重点是经费!100分钟的片子在电影院放映的时段可以增加场次,可以再赚钱,这就是艺术跟金钱之间的平衡,所以要实际在剪辑时处理问题,让片子长度缩短。

8ce7b8a3efef4c92cbef 【剪辑】在浩瀚的银河里,寻找一瞬之间,导演御用剪辑分享会
《树大招风》剧照

《树大招风》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案子,它是三部45分钟的片子,都是平行的故事线,并没有剧本上面的交错,我的工作便是要把三部片子融合成一部。其中有个场景是三个故事交集的点,是讲电话的那一刻。这应该是我做过最有趣的片子,很建议大家去看!不是单一导演拍摄,是三个独立的故事,然后想办法把三个故事剪成一部片,还要让观众感兴趣,同时又不打破任何一个故事,非常具有挑战性,做起来很过瘾,它也是一生一次的计划吧!

最后的定剪,在过程中去调动不同的场次,我们是用脉络去看片子。比如说某个地方发生的事情会影响之后片子发生的事情,所以在最后阶段,不是去看个别的戏,而是去看故事的观点总体,这个过程可能重复7到8次。我记得我的纪录是有18个版本,才有最后的定剪。重点是在长度,第一个版本愈长,要再剪得短会更不容易,表示要把更多部分剪掉,重新用不同方式再讲故事,是很有挑战性的。

今天讲到很多规则、联系、轴线的交错,最重要的还是情感。我们拍电影,大家看电影,就是因为它分析了人类的体验,我们讲的是生死、悲欢的情感元素,这些是电脑剪不出来的。谢天谢地,我们的工作还保得住!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喜欢看电影的原因,所以全部的规则可以先放一边,情感第一。

若看到整部电影中每个人的悲欢离合,才能抓到真正的故事脉络

我想大家可以了解我想要说的,情感的冲击非常重要,可以说故事当中最重要的部分。看一部电影的片段,也许你没有看过整部电影,你可能觉得它好像是蛮激动的时刻,但你若看了整部片,对于这一幕的感觉会截然不同,这就是我要强调的一点,如果把脉络拿掉,它只是场还不错的戏,但若看到整部电影中每个人的悲欢离合,你才能抓到真正的故事脉络。

所以我们要知道剪辑是一种合作的工作模式,非常具有挑战性。我非常地幸运可以从事这份工作,我也很高兴可以继续教导年轻人,希望今天可以帮助大家了解到剪辑当中的一些重点。

嘿,我是小Z,需要技术支持随时找我哦~